网站公告列表

  没有公告

加入收藏
设为首页
联系站长
您现在的位置: 高端语文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阅读与鉴赏 >> 文章正文
  2020  读周敦颐先生的散文《爱莲说》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2020  读周敦颐先生的散文《爱莲说》
作者:郎咸勇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-6-13    

读周敦颐先生的散文《爱莲说》

 

周敦颐的《爱莲说》,起笔即总说水陆草木之花,可爱者甚多;这里的“可爱”者,乃是本文的文眼,起着领起后文之用。

随后,作者描述了“晋陶渊明独爱菊”和“自李唐来,世人盛爱牡丹”。

“晋陶渊明独爱菊”一言,让我们想起了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,解绶辞官归隐后,饮酒赋诗,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安享田园逸趣;而“自李唐来,世人甚爱牡丹”,则描述了唐人,特别是统治阶层之“甚爱牡丹”、崇尚富贵的习俗。

上述两种古人之好,正面映衬并呼唤了“予独爱莲”。

“予独爱莲”者,乃是文章主题部分,这里,作者使用了直抒胸臆手法,正面赞颂了“莲”。

此段也,作者对莲花高洁的形象极尽铺排描绘之能事,赞颂了莲花挺拔秀丽的芳姿,清逸超群的美德,尤其是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”的嵚崎风骨;同时也象征了作者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莲而不妖”的高尚品格。

文章随后综合议论了上述三种花,并给与它们各自评定:“菊,花之隐逸者也”、“牡丹,花之富贵者也”、“莲,花之君子者也”。

此三言也,在结构上也分别照应了前文。

本来,花乃自然之物,不具备人格,而作者却把它们比作人,莲花近于菊,却不比菊之清高冷傲,似是逃避现实的隐者;莲花更不像牡丹妍丽妖冶,富贵媚人;莲花是出污泥而不染,受清水洗濯而不妖冶,实为花之贤君子也。

这里以菊花和牡丹侧面映衬了莲花,就让我想起了朱自清先生的《绿》:“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指地的绿杨,脱不了鹅黄的底子,似乎太淡了。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旁高峻而深密的“绿壁”,重叠着无穷的碧草与绿叶的,那又似乎太浓了。其余呢,西湖的波太明了,秦淮河的又太暗了。”

是啊,在朱先生眼里,北京什刹海拂地的绿杨,脱不了鹅黄的底子,太淡了;杭州虎跑寺旁的“绿壁”太浓了,西湖的波太明了,秦淮河的又太暗了,或过或欠,都不行,只有梅雨潭恰到好处,这里朱自清先生就使用了侧面映衬手法。

文章最后再次分别评定三种花:“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”,暗寓了当今之世真隐者少,有德者寡,而趋炎附势,攀附豪门者比比皆是;“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”,表明了周敦颐那种不媚俗,求纯净的心态,这在碌碌尘世中是难能可贵的,但是当今之世,世风日下,大多数人皆被世事玷染,能有几人与之同好呢;而“牡丹之爱,宜乎众矣”,则表明了作者对这种大众俗好的微词。

总之,周敦颐这篇《爱莲说》以莲自况,借自己对莲花的爱慕与礼赞,表达了其对美好理想的憧憬,对高尚情操的崇奉,对庸劣世态的憎恶;并借花喻人,将陶渊明的避世,世人皆追求荣华富贵的心态描写的淋漓尽致,从而抒发了内心的深沉慨叹,然而,言辞之间也不免流露出一种无可奈何的哀怨。

  

爱莲说

 

水陆草木之花,可爱者甚蕃。晋陶渊明独爱菊。自李唐来,世人甚爱牡丹。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

水上、陆地上各种草本木本的花,值得喜爱的非常多。晋代的陶渊明唯独喜爱菊花。从李氏唐朝以来,世人大多喜爱牡丹。我唯独喜爱莲花从积存的淤泥中长出却不被污染,经过清水的洗涤却不显得妖艳。(它的茎)中间贯通外形挺直,不生蔓,也不长枝。香气传播更加清香,笔直洁净地竖立在水中。(人们)可以远远地观赏(莲),而不可轻易地玩弄它啊。

予谓菊,花之隐逸者也;牡丹,花之富贵者也;莲,花之君子者也。噫!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。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?牡丹之爱,宜乎众矣!

文章录入:lxy    责任编辑:lxy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网站公告 | 管理登录 | 
     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© 2013 高端语文网 版权所有 站长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