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公告列表

  没有公告

加入收藏
设为首页
联系站长
您现在的位置: 高端语文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文学创作 >> 文学创作 >> 文章正文
  【文集卷一】《自嘲》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【文集卷一】《自嘲》
作者:郎咸勇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-11-22    

自嘲

县城往西南方向约30里处,有一个小小山镇,一条人字形公路穿镇而过,而学校就位于人之右肋,缩着头,颇似一只乌龟,远离人字大街,偏安于荒凉山坡之西北一隅。

多年前那个阴冷多雨的夏天,我被命运安置到这个荒芜小镇上,于是,蓬头垢面,失魂落魄,穷困潦倒,苦苦挣扎着,我熬过了人生中的最佳年华。

在经历了无数回合的折腾后,我耗尽了所有的精力和体力,带着社会赐予我的遍体鳞伤和满腹辛酸,我疲软了,认命了。

于是,和所有安居乐业者、兢兢业业者一样,我娶妻生子,本本分分,彻底的安心于吃喝拉撒睡、油盐酱醋柴了。

静下心来后,我常想,我虽无饱经阅历之慧心,但终于还是弄懂了纪晓岚的那句警世之语“世无便宜事,事太便宜,必有不便宜者存”,我低下了头,服了。

然雄心已死,幻想尚存。

于是,每当夕阳衔山之际,每当镇子上稀稀拉拉亮起几点落寞的灯光时分,我本能地走出校门,习惯性站立路旁,一脸酸涩的观望着偶尔匆匆驶过的汽车,想象着更远方的景象,迷乱着,痴呆着,两眼不再聚光。

我踽踽独行,迤逦来到镇子东南边的一个污水塘边,坐着发呆。

这是一个污泥与沼泽相伴的天地,多蚊蚋盘旋,有杂草丛生,生态环境已渐呈衰败状态。

惨淡的月色,病恹恹散放着素白,洒一地哀愁;几株老柳,环绕四周,斑驳的身躯,枯瘦的枝条,宛如老人的头发,稀稀拉拉,毫无生机,估计不用多久,它们将被季节的风撕碎,瑟缩角落,融于大地,化而为泥了。

那一刻,我忽然觉得自己已幻化为枯草,孤独寂寞,了无泊身之处。

想着自己多年来的壮志夙愿,想着自己几天前尚满腔豪情,我不禁满腹酸涩,信口吟诵着蓦然涌上的一句酸诗:“北风临,蔷薇谢,绿萍凋零,秋叶飘落,残影凄迷满香径,便纵有十五月明,诉与谁人说。”

污水池塘,散发出阵阵异味,但竟有一群青蛙嬉戏其中,那可掬的憨态,那呱呱天籁,无拘无束,无遮无拦,这吸引了我。

我十分同情这群青蛙,你看在这污水塘中,浊水泛渣,枯枝败叶,肃杀悲凉,森然鬼域,青蛙们竟然沉浮其间,该是多么可怜啊。

然凝眸处,竟没有看出荒草的挣扎、弯月的凄凉和青蛙的悲观,青蛙们似乎已习惯了这个场所,它们在这里谈情说爱,优哉游哉,竟惹得一池波纹,天光荡漾……

俯仰间,一道灵光划过眼前,我心豁然而悟,一群小小青蛙,竟修炼到如此境界,我不由呆了。

我想起了宋朝居士张九成。

当年,这位九成兄苦参公案,良久未成,突然听得一声蛙叫,顿然大悟,遂写下两句偈子,道是:春天月夜一声蛙,撞破乾坤共一家。

天清地宁,无物无我,蛙声竟成媒介,九成触机而悟,遂爆发了智慧。

消除了种种执着,蛙声也能使人悟。如今,我也在泯灭了执著与功名后,在蛙声中触机而悟了。

我转而凝视着手里那本古人诗集,虽时隔千年,却觉得唐人心绪正透过脆弱的纸页传达出来,我仿佛看到了秦岭驿道上骤起的暴雪,南海丛林飘荡的梦魇般雾瘴,而那座著名的茅屋外也旋刮起劲厉的山风,这是古人在用他们的所罹灾祸、所遭困厄、所逢凶险,把我的伤痛抚摸啊。

哦,就在自己最窝囊、最无耐之际,我一下子读懂了古人,读懂了他们的无常和多舛,读懂了他们的泰然与安详……

参透天机的触角一经长出,似菩萨点化迷津,我一下觉悟了。

是啊,正所谓山高岭险生劲松,雾多露重产名茶,沸水浮沉释幽香,唯有在命运的风口浪尖和滚雷闪电下,才能立起巨人,生出智者。托尔斯泰说“在盐水里煮三次,在碱水里煮三次”,此言不谬啊。

我的心里洋溢出多年来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和幸福感,我如坐春风,我如沐春雨。

海德格尔说,人在现实中总是痛苦的,他必须寻找自己的家园。而唯有当人们通过时间和生命的严酷思索,明白了家园所在,才获得了自由,成了“诗性的存在”。

家园何在呢?我一下想起了苏轼的好友王巩,当年这位仁兄因乌台诗案,而触犯龙颜,被贬广西,在那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一呆就是五年,五年后归来,容颜不仅一点未老,反而愈加年轻漂亮,苏轼大惑不解,惊问其故,其妾柔奴微微一笑,道出天机——“此心安处,便是吾乡”。

蓦地,一种感觉直冲面门,我迅疾写下了几句,名曰《自嘲》,赠与启悟了我的水中智者,也赠与泪流满面的自己——

自嘲

莫笑井蛙不翻浪,幽处本无险风光。

俯首掬水月入怀,心安之处是吾乡。

 

【作者鉴赏】

这篇散文是一篇心灵小传,描述了笔者从灰色暗淡的梦魇人生走向豁然透悟的心灵历程,文章使用了先抑后扬的手法。

文章第一部分:

文章开篇即连续使用抑的手法,描写了笔者所面对的恶劣环境,借此展示命运之残酷不公。

你看,学校不仅处在县城西南方向约30里处的一个小小山镇上,而且远离人字大街,偏安于荒凉山坡之西北一隅,更加上是个阴冷多雨的夏天,于是,我在这个荒芜小镇上,翻滚着,折腾着,熬过了最佳年华,终于疲软认命了;并终于弄懂了纪晓岚的那句警世之语。

文章第二部分:

①.以“然雄心已死,幻想尚存”领起下文。

是啊,文似看山不喜平,文章气势跌落到最低点,就得回升,因此“然雄心已死,幻想尚存”一言,也暗示了情绪的回升,文章气势的回升。

②.下面这段景物描写“每当夕阳衔山之际,每当镇子上稀稀拉拉亮起几点落寞的灯光时分”,则从侧面映衬了笔者当时的黯淡情绪。

于是“我本能地走出校门,习惯性站立路旁,一脸酸涩的观望着偶尔匆匆驶过的汽车,想象着更远方的景象”,其“酸涩”者,暗示了笔者的心有不甘,而“想象着更远方的景象”,则是一种憧憬热望,这里使用了留白手法,给读者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

于是,“我踽踽独行,迤逦来到镇子东南边的一个污水塘边,坐着发呆”。

“踽踽独行”者,描写了笔者的孤独无助,“迤逦”者,缓行之貌也,又加上“坐着发呆”,二者均描写了笔者抑郁寡欢的精神状态。

③.下面使用了情景交融手法,刻意描写了污水池塘和四周环境的惨淡衰败。

首先,池塘是“污泥与沼泽相伴的天地,多蚊蚋盘旋,有杂草丛生,生态环境已渐呈衰败状态”。

而月色是惨淡的,是“病恹恹散放着素白,洒一地哀愁”。

池塘四周的几株老柳,则是“斑驳的身躯,枯瘦的枝条,宛如老人的头发,稀稀拉拉,毫无生机,估计不用多久,它们将被季节的风撕碎,瑟缩角落,融于大地,化而为泥了”。

如此暗无生机的环境描写,从侧面映衬了笔者的黯淡情绪,随后正面描写了我的感觉,“那一刻,我忽然觉得自己已幻化为枯草,孤独寂寞,了无泊身之处”,这样就。

④.下面又用一段所谓“酸诗”,将昔日的“壮志夙愿”、“满腔豪情”与目前处境之落差,进行对比,并借此透视出笔者的落寞。

文章第三部分:

①.文笔一抖,开始回升,转而描写了污水池塘里的一群青蛙,这里既用污浊环境侧面映衬了青蛙,同时也正面描写了青蛙在恶劣环境下的憨态可掬,飘逸潇洒,灵动活泼,乃是使用了正侧面描写相结合手法

接着,文笔再次转入了我的情感——“我十分同情这群青蛙,你看在这污水塘中,浊水泛渣,枯枝败叶,肃杀悲凉,森然鬼域,青蛙们竟然沉浮其间,该是多么可怜啊”,这里借助“森然鬼域”的环境描写,既展现了我的郁郁不畅,更赞颂了青蛙的灵动安然,乃是使用了对比反衬手法

“然凝眸处,竟没有看出荒草的挣扎、弯月的凄凉和青蛙的悲观……它们在这里谈情说爱,优哉游哉,竟惹得一池波纹,天光荡漾……”,这里使用了拟人手法,从“我”的角度侧面描写了青蛙之不惧恶劣,飘逸灵动。

②.于是,“一道灵光划过眼前”,恰如漫天乌云中透出了一丝亮光,于是“我心豁然而悟,一群小小青蛙,竟修炼到如此境界”,这几句话暗示出下面将要升华主旨。

文章第四部分:

①.文章转而写宋朝居士张九成,因为他就是因为蛙声成媒介,触机而悟,遂爆发了智慧。

②.接着转向写我,我也因为泯灭了执著与功名,在蛙声中触机而悟了。

③.我凝视手里的古人诗集,觉得唐人心绪正透过纸页传达出来,古人用他们的所罹灾祸、所遭困厄、所逢凶险,把我的伤痛抚摸;这里的“古人诗集”照应了前面那首“酸诗”。

于是,我读懂了古人的无常和多舛、泰然与安详,并将其升华为文章主旨:山高岭险生劲松,雾多露重产名茶,沸水浮沉释幽香,唯有在命运的风口浪尖和滚雷闪电下,才能立起巨人,生出智者;并引用托尔斯泰之言印证此理。

于是,“我心里洋溢出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和幸福感,我如坐春风,我如沐春雨”,这表明我从灰色暗淡的梦魇人生而豁然透悟了。

文章第四部分:

①.引用海德格尔之言,导出“家园所在”和“诗性的存在”。

②.描述了苏轼好友王巩被贬广西,五年归来,容颜未老,其妾一言,道出天机——“此心安处,便是吾乡”,展示了“家园所在”。

③.悟而为诗,名曰《自嘲》,赠与水中智者,也赠与自己;回扣了题目。

文章录入:lxy    责任编辑:lxy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网站公告 | 管理登录 | 
     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© 2013 高端语文网 版权所有 站长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