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公告列表

  没有公告

加入收藏
设为首页
联系站长
您现在的位置: 高端语文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文本拓展 >> 文章正文
  【文集其他】 关于《沁园春·长沙》虚实手法的拓展延伸教学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也说虚实手法的拓展延伸教学
作者:郎咸勇·…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9-17    

关于《沁园春·长沙》虚实手法的拓展延伸教学

【虚实手法简介】

毛泽东《沁园春·长沙》这首词的上半阕重在写景,下半阕着重抒情,而这种抒情是通过回忆引出的,而回忆是指已经过去的事情,属于虚写,所以整首词使用了虚实结合手法。

那么,什么是“虚实相生”呢?它是中国画的传统技法,也是诗词重要的表现手法。诗词理论中的虚与实,通常包括四种内涵:

1、实,指诗人描写刻画的实体形象;虚,指实体形象所暗示出来的空白形象。

2、实,指客观有形的物象;虚,指主观的无形活动。

3、实,指具体描绘;虚,指抽象的议论。

4、实,指眼底景象;虚,指意中景物。

简单地说,虚实结合就是把抽象的和具体的结合起来,或者是把眼前的现实生活与回忆、想象结合起来。与其他手法不同,虚与实是相对而言的。眼见为实,想象为虚;有者为实,无者为虚;有据为实,假托为虚;客观为实,主观为虚;具体为实,抽象为虚;显者为实,隐者为虚;直接为实,间接为虚;有行为实,徒言为虚;当前为实,未来是虚;已知为实,未知为虚;从己方的角度写为实,从对方的角度写为虚;写景为实,抒情为虚,等等。虚实相生在诗词中的适用,可以有不同的表现形象、不同的方式。明确虚实的内容,辨清二者的关系,将对鉴赏诗词大有裨益。

【名家经典】

岳阳楼记

汪曾祺

岳阳楼值得一看。

长江三胜,滕王阁、黄鹤楼都没有了,就剩下这座岳阳楼了。

岳阳楼最初是唐开元中中书令张说所建,但在一般中国人印象里,它是滕子京建的。滕子京之所以出名,是由于范仲淹的《岳阳楼记》。中国过去的读书人很少没有读过《岳阳楼记》的。《岳阳楼记》一开头就写道:“庆历四年春,滕子京谪守巴陵郡。越明年,政通人和,百废俱兴……”虽然范记写得很清楚,滕子京不过是“重修岳阳楼,增其旧制”,然而大家不甚注意,总以为这是滕子京建的。岳阳楼和滕子京这个名字分不开了。滕子京一生做过什么事,大家不去理会,只知道他修建了岳阳楼,好像他这辈子就做了这一件事。滕子京因为岳阳楼而不朽,而岳阳楼又因为范仲淹的一记而不朽。若无范仲淹的《岳阳楼记》,不会有那么多人知道岳阳楼,有那么多人对它向往。《岳阳楼记》通篇写得很好,而尤其为人传诵者,是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这两句名言。可以这样说:岳阳楼是由于这两句名言而名闻天下的。这大概是滕子京始料所不及,亦为范仲淹始料所不及。这位“胸中自有数万甲兵”的范老子的事迹大家也多不甚了了,他流传后世的,除了几首词,最突出的,便是一篇《岳阳楼记》和《记》里的这两句话。这两句话哺育了很多后代人,对中国知识分子的品德的形成,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。匹夫而为百世师,一言而为天下法,呜呼,立言的价值之重且大矣,可不慎哉!

写这篇《记》的时候,范仲淹不在岳阳,他被贬在邓州,即今延安,而且听说他根本就没有到过岳阳,《记》中对岳阳楼四周景色的描写,完全出诸想象。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事。他没有到过岳阳,可是比许多久住岳阳的人看到的还要真切。岳阳的景色是想象的,但是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思想却是久经考虑,出于胸臆的,真实的、深刻的。看来一篇文章最重要的是思想。有了独特的思想,才能调动想象,才能把在别处所得到的印象概括集中起来。范仲淹虽可能没有看到过洞庭湖,但是他看到过很多巨浸大泽。他是吴县人,太湖是一定看过的。我很深疑他对洞庭湖的描写,有些是从太湖印象中借用过来的。 

现在的岳阳楼早已不是滕子京重修的了。这座楼烧掉了几次。据《巴陵县志》载:岳阳楼在明崇祯十二年毁于火,推官陶宗孔重建。清顺治十四年又毁于火,康熙二十二年由知府李遇时、知县赵士珩捐资重建。康熙二十七年又毁于火,直到乾隆五年由总督班第集资修复。因此范记所云“刻唐贤、今人诗赋于其上”,已不可见。现在楼上刻在檀木屏上的《岳阳楼记》系张照所书,楼里的大部分楹联是到处写字的“道州何绍基”写的,张、何皆乾隆间人。但是人们还相信这是滕子京修的那座楼,因为范仲淹的《岳阳楼记》实在太深入人心了。也很可能,后来两次修复,都还保存了滕楼的旧样。九百多年前的规模格局,至今犹能得其仿佛,斯可贵矣。

我在别处没有看见过一个像岳阳楼这样的建筑。全楼为四柱、三层、盔顶的纯木结构。主楼三层,高十五米,中间以四根楠木巨柱从地到顶承荷全楼大部分重力,再用十二根宝柱作为内围,外围绕以十二根檐柱,彼此牵制,结为整体。全楼纯用木料构成,逗缝对榫,没用一钉一铆,一块砖石。楼的结构精巧,但是看起来端庄浑厚,落落大方,没有搔首弄姿的小家气,在烟波浩淼的洞庭湖上很压得住,很有气魄。

岳阳楼本身很美,尤其美的是它所占的地势。“滕王高阁临江渚”,看来和长江是有一段距离的。黄鹤楼在蛇山上,晴川历历,芳草萋萋,宜俯瞰,宜远眺,楼在江之上,江之外,江自江,楼自楼。岳阳楼则好像直接从洞庭湖里长出来的。楼在岳阳西门之上,城门口即是洞庭湖。伏在楼外女墙上,好像洞庭湖就在脚底,丢一个石子,就能听见水响。楼与湖是一整体。没有洞庭湖,岳阳楼不成其为岳阳楼;没有岳阳楼,洞庭湖也就不成其为洞庭湖了。站在岳阳楼上,可以清清楚楚看到湖中帆船来往,渔歌互答,可以扬声与舟中人说话;同时又可远看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,北通巫峡,南及潇湘的湖水,远近咸宜,皆可悦目。“气吞云梦泽,波撼岳阳城”,并非虚语。

我们登岳阳楼那天下雨,游人不多。有三四级风,洞庭湖里的浪不大,没有起白花。本地人说不起白花的是“波”,起白花的是“涌”。“波”和“涌”有这样的区别,我还是第一次听到。这可以增加对于“洞庭波涌连天雪”的一点新的理解。

夜读《岳阳楼诗词选》。读多了,有千篇一律之感。最有气魄的还是孟浩然的那一联,和杜甫的“吴楚东南坼,乾坤日夜浮”。刘禹锡的“遥望洞庭山水翠,白银盘里一青螺”,化大境界为小景,另辟蹊径。许棠因为《洞庭》一诗,当时号称“许洞庭”,但“四顾疑无地,中流忽有山”,只是工巧而已。滕子京的《临江仙》把“气蒸云梦泽,波撼岳阳城”,“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”整句地搬了进来,未免过于省事!吕洞宾的绝句:“朝游岳鄂暮苍梧,袖里青蛇胆气粗。三醉岳阳人不识,朗吟飞过洞庭湖”,很有点仙气,但我怀疑这是伪造的(清人陈玉垣《岳阳楼》诗有句云:“堪惜忠魂无处奠,却教羽客踞华楹”,他主张岳阳楼上当奉屈左徒为宗主,把楼上的吕洞宾的塑像请出去,我准备投他一票)——。写得最美的,还是屈大夫的“袅袅兮秋风,洞庭波兮木叶下”,两句话,把洞庭湖就写完了!

1982128日北京

鉴赏

汪曾祺先生游完岳阳楼,写了篇游记,简洁明了,直截了当地名之曰《岳阳楼记》,就与古人遥相呼应,眉目传情,仅此题目,就先胜出一分。

这篇游记,通篇使用了虚实结合法。

文章开篇第一句即是虚实手法,长江三胜之“滕王阁、黄鹤楼”都消失了,当然属于虚写了,而仅剩下了岳阳楼,当属实写。

随后,文章展开了对岳阳楼的历史回顾,是虚写。

岳阳楼是唐开元中中书令张说所建,而滕子京不过是“重修岳阳楼,增其旧制”,他因为岳阳楼而不朽,岳阳楼又因为范仲淹而不朽,然而真正的不朽是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这两句名言,它哺育了很多后代人,对中国知识分子的品德的形成,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,可见立言的价值之重且大。

写《岳阳楼记》时,范仲淹被贬邓州。他没到过岳阳,对岳阳楼四周景色的描写,完全出诸想象,但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思想却是出于胸臆,作者推想他对洞庭湖的描写,从太湖印象中借用过来的。

现在的岳阳楼也不是滕子京重修的了,这座楼烧掉了几次,但人们还相信这是滕子京修的那座楼,因为范仲淹的《岳阳楼记》实在太深入人心了。

接着,文章展开了对岳阳楼的正面描写,是实写。

先描述岳阳楼全楼结构,并赞美其结构精巧,端庄浑厚,落落大方,压得住,有气魄。

又赞美岳阳楼之美,而赞美岳阳楼之美,先虚写了黄鹤楼,再实写岳阳楼,写岳阳楼,是通过视觉、听觉和感觉的转换展开的,一会儿是从远处观望岳阳楼,“好像直接从洞庭湖里长出来的”,一会儿是在岳阳楼上,伏在楼外女墙上,俯视洞庭湖就在脚底,而“丢一个石子,就能听见水响”,则又从视觉转换到了听觉角度,在描述了楼湖一体后,又从岳阳楼的角度,俯视湖中帆船来往,渔歌互答,与舟中人说话,远看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,北通巫峡,南及潇湘的湖水,远近咸宜,皆可悦目,这一番描述,可谓角度轮番转换。

随后又从视觉角度,描述了“波”“涌”之别。

最后,作者再次将笔触转向虚写,将对岳阳楼的理解,从古诗视角,进行了多层次的深度理解,赞美了杜甫、刘禹锡和屈大夫描写洞庭湖的诗句。

总之,读汪曾祺的《岳阳楼记》,除了从文化方面把握外,如果从写作上看,第一是虚实结合的写作手法,第二是结构上的视角转换。

【名家经典】

《山中问答》

李白

问余何意栖碧山,笑而不答心自闲。

桃花流水窅然去,别有天地非人间。

【郎咸勇评点】

诗的第一联,前句问的突兀,后句接得迷离。“笑而不答”,“笑”值得玩味,还带几分神秘色彩,造成悬念,以诱发人们的思索。

第二联,“桃花流水窅然去”是写“碧山”之景,也是“何意栖碧山”的答案。

“碧山”之中这种纯然绿色、了无污染、不汲汲于荣、不寂寂于逝、充满着天然、宁静之美的“天地”,实非“人间”所比。

那么“人间”是怎样的呢?就为我们留下了想象空间,就是虚写,它隐含了诗人心中多少伤和恨啊。

诗中着一“闲”字,就暗示了“碧山”之“美”,并与“人间”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全诗虽只四句,但有虚有实,实处形象可感,虚处一触即止,虚实对比,蕴意幽邃。

 

【教师下水文一】

小女吾师

早晨,送小女去上学,当我们快到学校门口时,小女大声喊道:“停下,停下,快停下!”

我说:“到门口再下,小心有车。”

到了学校门口,我慢慢的停下电动车,对小女说:“下去吧,好好看路。”

小女下车后,低着头,转身就往回走。

我大声说:“你干嘛,回来,不去上学了?”

“叫你停下,你不停下,老师不让送到门口的,学校规定从那个路口那条白线开始,学生自己走,我要从那条线自己走。”

“你傻啊你,老师规定了,可是,现在他不是没在这里么?”

“我不,不听老师的话,我心里不踏实。”

小女边说边走到了那条线后,住过身来,神情昂然,目不斜视的走过我的面前。

一阵剧烈的惭愧,从我心底油然生出,我的脸上火辣辣的,顿感无地自容。

从此,我对小女刮目相待,再也没对她大声说过一次话。我觉得,在她身上有一种很可贵的东西,这正是我们这个社会、我们这个时代、我们这个民族所十分欠缺的东西。

我不由想起了许慎的故事。

元代大学者许衡一日外出,因天气炎热,口渴难忍。路边正好有一棵梨树,行人纷纷去摘梨,唯独许衡不为所动。有人便问:“何不摘梨以解渴?”他回答:“不是自己的梨,岂能乱摘?”那人笑其迂腐:“世道这样乱,管他是谁的梨。”许衡正色道:“梨虽无主,我心有主。”

“我心有主”,是一种大修养、一种大境界、一种很可贵的精神,它意味着一个人能够坚持主见,恪守操行,不为外物所役,不被名利所困。

还曾看过一本杂志,其中一个故事,至今记忆犹新。

话说有一个中国游客,来到曼谷旅游,看到路边有很多卖佛像的,问了问价钱,一个泰国小姑娘微笑着告诉他,每件100铢,游客讨价还价,一口咬定80铢。小姑娘告诉游客,她只是替别人经营,每卖出100铢,才从老板那儿得到10铢,如果80铢卖的话,老板赚不到钱,那她就什么也得不到了。

游客一听,便出了一个馊主意:你卖给我60铢一个,另外我每个给你20铢的报酬,这样对我们两人都有利,我少花了钱,你得到的比老板给你的还多。

但是小姑娘坚定地摇摇头;游客说你别担心,我们两人之间的交易,没有人知道的,只要你不说,你老板更不会知道。

小姑娘微笑着摇摇头,语气坚定地对游客说:“对不起,先生,佛会知道!”

游客顿觉汗颜。

“佛会知道”,实在是一种可贵的境界啊,什么事情,能瞒得住人,但自己的良心是永远都不可欺骗的,所谓举手三尺有神灵,信夫。

《曾国藩家训》中说,“人无一内愧之事,则天君泰然,此心常快足宽平,是做人第一自强之道,第一寻乐之方,守身之先务也。”

正是认认真真做事,清清白白做人,白天问心无愧,睡觉高枕无忧。

盘子洗五遍就干净了,你有没有按规定洗七遍;你已经把手放到捐款箱中,是真捐了么;手拿话筒,你是不是在装模作样的搞假唱?

那一天的晚上,天下起了蒙蒙细雨。

下晚自习后,我一个人独自回家,宽阔坦荡的大路上,只有我一个人。

当我走到一个路口时,正赶上亮起了红灯,我看到没人,就加足马力,欲冲过去。突然,我想起了早上小女那昂然的神情,我猛的一下子刹住车,一个人稳重泰然的恪守在路口的停止线后,一直到绿灯亮起,我才悠然离去,我的心中升起了一种久违的感动,我的心底热乎乎的。

我想起了贾平凹曾把一个小孩孙博涵称作老师,今晚我回家也要对女儿说一声:你好,老师。

【郎咸勇评点】

这一片生活小品,就最典型的体现了虚实结合的手法。

全文结构极为简单,第一部分写了送小女上学的一幅场景,中间插入了元代大学者许衡一件事,在杂志上看过的一个旅游故事,《曾国藩家训》一段名言,最后写了晚上放学自己回家一个场景。

文章前后都是发生在眼前的事情,为实写,中间是历史上发生的事情和已经过去的事情,为虚写,虚实结合,十分明显。

【教师下水文二】

《隐士》

扫地画棋局,开坛溢酒香。

倦时枕松根,梦钓富春江。

【郎咸勇鉴赏】

在中国历史上,曾产生过一种很特殊的“隐逸文化”现象,一大批信奉孔子“邦有道则仕,邦无道则隐”的名士,为躲避强权,遁迹山林,不堪为官,只宜退居,于是就当起了隐士。

他们固守寒庐,寄意田园,竹篱茅舍,粗茶淡饭,超凡脱俗,恬静自然,“游山泽,观鱼鸟”,“抱琴行吟,弋钓草野”,“逾思长林而志在丰草”。

此小诗也,描摹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。

小诗写成,呈奉灯花,先生以为有晋人风味,我佩服他的眼力。

小诗在文字上,纯粹以白描写成,像小葱拌豆腐,似青龙卧白雪,有清淡素洁和朴素典雅,而绝无大红大绿和浓妆艳抹。

第一二句,小诗径直将笔墨直描“棋局”和“酒香”,两句中均暗嵌了“棋”、“酒”,这就颇见隐士风范,隐士么,除了下下棋,喝喝酒,还干么呢。

小诗之第三句,则活画出隐士的洒脱无拘,形骸放浪,我行我素,爱咋地就咋的。棋也下累了,酒也喝醉了,裤也不脱,倒地便睡,真真体味出了“地为床,天为房”的率性而为和无所顾忌,同时此句中也暗嵌了“松”字,有映衬象征的作用,不可忽视了。

而小诗之第四句,则紧紧追随隐士先生进入其梦乡,这里以梦写实,梦镜是现实的延伸,是生活的升华,乃虚写也,是想象手法。

“梦钓富春江”,则是用典“富春江”三字,让人一下联想起东汉狂士严子陵垂钓富春江之事。严子陵,与刘秀(后来的汉光武帝)是同窗好友。刘登基为帝,忆起少年往事,想起严子陵,屡次征召其为谏议大臣,严子陵婉拒并隐居富春江,终老林泉,被传颂为不慕权贵追求自适的榜样。

此诗中的严子陵乃是个客体,是帮忙者,这里以严子陵侧面映衬了隐士哥,丰满了其隐士形象。

而此句中的“钓”字,与前面的“棋”、“酒”、“松”,四字相连,串成珍珠项链,贯通始终,闪闪发光,不可忽视,不容小觑,乃是典型的嵌字诗也。

文章录入:lxy    责任编辑:lxy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网站公告 | 管理登录 | 
     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© 2013 高端语文网 版权所有 站长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