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【文集其他】 论诗歌的直抒胸臆手法及其拓展延伸教学
作者:郎咸勇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点击数  更新时间:2013-9-29 14:48:23  文章录入:lxy  责任编辑:lxy

论诗歌的直抒胸臆手法及其拓展延伸教学

古代诗歌的抒情方式有两种方式,直接抒情和间接抒情。

直接抒情就是直抒胸臆,它是诗人通过自己的主观感受、思想感情和个性,来反映社会和人生的,它直接对有关人物和事件表明爱憎态度,因此,直抒胸臆是经常采用的抒情方式。

《登幽州台歌》是陈子昂最负盛名的作品,就是直抒胸臆的典范之作。

当时,陈子昂随建安王武攸宜东征,由于武攸宜的轻率无能,致使东征军前军陷没,陈子昂以为“乞分麾下两万人以为前驱”,然两进谏,而两被拒,不仅如此,最后武攸宜还将他贬为军曹。

于是,陈子昂满怀悲愤,“因登蓟北楼,感昔乐生、燕昭之事,赋诗数首,泫然流涕而歌”,写下了这首照耀千古的横空出世之作——

前不见古人,

后不见来者。

念天地之悠悠,

独怆然而涕下。

读这首诗也,我们仿佛看到,在恢弘深邃的寥阔大地上,独立着一位诗人,他背负着难耐的寂寞,怀有着超越时空的孤独,感叹苍凉,“怆然涕下”。

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”,是表现主人公在时间上的孤独,无论古今,都无人与我相知。

“念天地之悠悠,独沧然而涕下”,则是表现主人公在空间上的孤独,纵有天地之阔,也无人与我相知。

诗人就是这样采用直抒胸臆之法,抒发了自己的悲愤之情。

读着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,我又想起了陆游的《示儿》,这是陆游的盛名之作,也是直抒胸臆的典范之作。

让我们穿越时空,再次感受陆游的爱国情怀。

示儿

死去元知万事空,但悲不见九州同。

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。

当时,陆游深感南宋偏安一隅、屈膝乞和为耻,念念不忘收复中原故土,但其一生伟业,壮志未酬,最后赍志以没。

陆游一生失意,但其爱国热情从未消减,恢复故土信念从未动摇。病榻弥留之际,虽一切成“空”,但唯有沦于金人之手的河山,无法释怀,它成了诗人临终的一块心病,也是诗人人生的最后夙愿,而临终之际仍无法实现,这不能不使他心怀沉痛之情,于是乎,发出了响彻古今的悲怆之音;但诗人一直满怀信心,坚信王师最终“北定中原”。

这首诗通篇直抒胸臆,一以贯之,抒情不假雕饰,倾注满腔悲愤,于是乎,清人贺贻孙如此评价这首诗:“率意直书,悲壮沉痛,孤忠至性,可泣鬼神。”

在感受了两首直抒胸臆的诗歌后,笔者也亲自下厨,炮制了一首小诗,题曰《读元人诗有感》。

《读元人诗有感》

唐人文章万古传,李杜高峰无人攀。

床榻闲品吕本中,一朵红云飘峰巅。

写完小诗,略加品味,我立刻生发了两点感想。

首先,我觉得我这首诗有剽窃之嫌,我先招了,快刀自裁,免得遭人阉割,太疼。

因为我一下想起了那位与袁枚、蒋士铨齐名,三人合称为“乾隆三大家”的清代诗人赵翼,他的《论诗》是这样的——

李杜诗篇万口传,至今已觉不新鲜。

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。

从赵翼的《论诗》“李杜诗篇万口传,至今已觉不新鲜”中,我们可读出如此感受,唐朝李杜,才华盖世,文采精华,蜚声诗林,乃是中国诗歌界的泰山北斗,然而,就算如此才高万丈之人,其诗篇也有历史局限性,人们读其诗,也会厌倦,于是就“至今已觉不新鲜”了。这两句诗直抒胸臆,作者以诗仙李白、诗圣杜甫为例,评价了他们在诗歌创作上的伟大成就。

而笔者的《读元人诗有感》之前两句“唐人文章万古传,李杜高峰无人攀”,先阐述了唐人文章,万古传颂,后赞颂了李杜诗篇,高接云霄,这就从面都点,赞美了唐人之才思高妙,喷涌笔下,李杜罕逢敌手,后人难见项背,这两句诗也明显使用了直抒胸臆的手法。

明眼人脑子不用转悠,也会看出,我之于赵翼,明显有亦步亦趋之感,我虽抓耳挠腮,也未能走出赵翼的影子,只好满腹怅然,随它去吧。

其次,这首小诗,赞颂元人诗,多从侧面入笔。

小诗的题目是《读元人诗有感》,但诗歌写到了一半,都没见到半根元人毛,就有些危险了,但这正是这首诗的特色所在,因为这是笔者在玩手法,刻意使用侧面烘托法,写元人,而不直接写元人,却写唐人,写唐人是为了衬托元人。

于是,水到渠成地生出了第三、四句——“床榻闲品吕本中,一朵红云飘峰巅”,此二言也,就避开了唐人,直奔元人而去。

这两句写元人,也并没有正面直写元人,而是分成了两句,第三句叙述了元人,但也仅是简单一言“床榻闲品吕本中”,未带任何感情色彩,题目是“有感”,而四句已去了三句,却依然不见情感,就危险之至了。

好在终于“一朵红云飘峰巅”来了,但就是这一句,也并未正面写元人诗如何如何,只是用了一个比喻,将元人诗比作“一朵红云”,“红云”是暖色,给人以暖融融之感,终于有些感情色彩了,表明了笔者的喜爱之情,尤其是“飘峰巅”,就暗示了元人诗的品位与格调,直逼李杜高峰,且在结构上,也与第二句有着照应作用。

于是,千呼万唤始出来,《读元人诗有感》终于有“感”了,但“感”在何处,感于哪点,依然给读者留下了极大的想象空间,这就吸引着大家自己去品读,自己去感悟。

诗歌之妙,在于个讲究含蓄,这首小诗,略可称此评。

 

 

转载,请注明下列信息,谢谢合作。

郎咸勇:“高端语文网”网址:www.gaoduanyuwen.com

邮编:262600

邮箱:2248570742@qq.com

手机:13863645585
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